网站标志
购物车 0 件商品 | 查看购物车 | 我的订单 | 我的积分 | 会员中心
新闻检索
品宏高红酒,读中欧小说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7-08 10:47:47    文字:【】【】【

中欧MBA小说连载(2)| 读亚洲顶级牛校和世界精英为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宏高酒业推荐本文)

 

2.人生的特大“彩票”

(剧透:今天有红酒送哦~)


五年以前,仅凭着垫底的GMAT考试分数、二流的本科学历、非主流的工作背景,我居然奇迹般地拿到了中欧MBA的录取。当时的心情, 像是中了500万彩票那样欣喜若狂,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人生从此将彻底改变!

然而,改变人生岂是件容易的事?一入学,我先是晕得眼花缭乱:一夜间跻身于亚洲最顶尖的商学院,和全世界的精英朝夕相处,跟一个台湾美女做室友,生活里一半时间需要用英文……紧接着,各种密集而又狂轰滥炸的功课、考试、案例像一盆盆冷水似的劈头盖脸浇来,把我心中急速膨胀的虚荣瞬间扑灭。

会计考了2次还是不及格,被教授喊到办公室谈话,警告我若再一次挂掉,就会被劝退。 当时除了我,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俩同学,一个秘鲁人,一个韩裔澳大利亚人。他们皮肤都很黑,而且长着两张颇有喜感的面孔,像是学校里的捣蛋鬼……教授推了一下眼镜,用略带讽刺又不失威严的口吻嘲了句:“哇哦,很国际化的一支队伍嘛!


当时我的脸大概红到脖子根,已经很久很久没那样的感觉了,像回到小学。丢人啊!刚来这所学校……就混在两个淘气鬼当中……考试不及格……被警告要开除……真是丢脸到极点……快挖个地洞让我钻进去吧!

后来,所幸我没被开除。意外的收获是和那个韩裔喜感面孔成为了好朋友,有种患难之交的味道。再后来,我渐渐发现,这个难兄真是跟我“臭气相投”:不爱学习,考试白痴,对数字极为迟钝 。当得知他之前居然还是在IBM做战略咨询,我惊讶不已:这样的工作一听该是那些聪明绝顶的人才能干的啊!看他整天能吃能睡的,再加上一张笑嘻嘻的娃娃脸,让我联想到澳洲的考拉,丝毫没有IT精英的样子呢!但渐渐地,我发现:这只“考拉”会说6国语言,得益于父亲的工作需要全世界跑,他从小在4个国家长大,对文化、语言的接受能力远远超出普通人。

后来有幸和“考拉”一起去波兰参加国际商业谈判竞赛,借机在东欧玩了一大圈。我惊讶地发现:这家伙实在太太太厉害了!无论到哪个地方,他都熟门熟路,好像从小在这里长大似的。每个国家有些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都是专家。和其他国家商学院的同学打交道的时候,他俨然是个“外交官”,在华沙街头和别人讨教还价时,他又成了个活脱脱的当地“小混混”。后来我才知道,他当初是拒了欧洲排名第一的Insead(欧洲国际工商学院)offer来的中欧。理由是中国他没怎么呆过,欧洲早已都玩腻了。

整个第一学期,对我而言,真是一场严酷的磨砺! 除了组织行为学,其他所有功课,我都是一张白纸。当我和那些清华、北大、复旦、交大、台大、港大、哥大、宾大、康大、哈佛、耶鲁、麻省理工毕业的天才们坐在同一间教室念书,是我的荣幸,但也不幸成了我的悲剧。


还记得深秋的图书馆,第二天就要参加商业统计学期中考试,而我却连三成都没吃透,当时的心情真可用“兵临城下”来形容,仿佛一夜之间回到高三。每个人都那么拼搏,更加制造了紧张的气氛。让我诧异的是:不止中国人,好多老外也玩起了拼命三郎!凌晨两点,走进讨论室,你会发现每间都是“客满”。各种肤色,无论实力强还是弱的人,居然都在熬夜奋战!还有一些地方的同学,像“台湾帮”、“韩国帮”、“西班牙帮”,都会拧成一股绳,抱团复习。

回到宿舍,我已六神无主、心力交瘁。一想到第二天考场上的必死无疑,我反而稍稍平静下来,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会不会真被学校开除?真开除了怎么办?哎,好想出去交换呐!但自己成绩又那么差!交换名录上那些大把大把的散布在全世界各地的名校,只有让我流口水的份了……

那时我和室友还没走得很近,她是台湾人,我是上海人。大家在生活习惯方面有些小小的摩擦,但双方都在小心翼翼地维系好彼此的关系,客套而忍让。在我焦头烂额,最需要人安慰和帮助的时候,她也不知去哪里了。想必正和其他台湾同学在一起复习吧?不过即使她在,我也不会主动麻烦人家的,毕竟关键时刻,人人自危嘛。再说以她之前的背景也完全不懂商科这套玩意,只是人比我聪明好学很多而已。

但抓狂归抓狂,我向来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还是拿起杯子跟早就备好了的雀巢咖啡,走到走廊尽头的饮水机冲了杯又黑又苦的清咖,像喝中药一样强迫自己灌下去,准备通宵作战。

机缘总是藏在你不知的拐角处。

我倒完水,身后传来了句亲切的中文“那么晚还没睡阿?”我回头一看,是个中国男生,不高,也不矮,不帅,也不丑,但看起来很可靠的那种。


“是啊,我统计一点都不会。”我心虚地嘟囔着,“你复习得怎样?”

“我才回来,这也刚准备看一遍呢。你哪里不懂?我们可以一起复习。”

就这样,我和他坐在宿舍楼公共区的沙发上开始一起做题。

奇怪的是,时不时有人路过,想要加入我们。但我们的进度基本是从头开始,他讲我听。所以那些人只好围观。但从他们谦虚的眼神,和被磁铁吸住似的黏着中,我隐约感到了眼前这位讲题的仁兄似乎很不一般啊!人愈聚愈多,很自然的,大家开始打断我们,向他提问。刚开始他会停下来先回答其他人的问题,但后来提问的愈来愈多……他突然作罢,大声说道:“我们自己都还没复习完呢,晚些再来问吧!”

人散开了,我心里一阵感动。他终于又可以安下心来教我。但我发现:其实他根本、完全、一点都不需要复习。所有的公式、题型,他都吃得通透,讲得比老师还清晰。更重要的是,他极有耐心,一道题可以反复讲三、四遍,大概为了安慰我,他还跟我说自己很喜欢教书,很后悔当年没去美国念博士,否则留在大学教书该多好之类的话。不过,我估计我数学方面的弱智恐怕要严重打击到他教书育人的理想了吧?

题讲完了。我匆匆睡了2小时,第二天丝毫没有困意,神经高度紧张地去到了考场。

亏得前一夜那位仁兄的舍命陪君子,考卷上不少都是他给我几小时前拎过得要点,所以应该可以及格了。

交卷的时候,我大大松了口气。走出考场,碰到几个同学正在议论刚才的考题,非常较真的样子。我顿时心生反感,心想:都是这群人给害的,要不是他们把分数拉那么高,我哪有学那么累?都MBA了,还犯得着这么死命念书吗?又不是考大学……

Hi Cindy,考得还好吧?”他们向我打招呼。

“还行吧,反正考都考完咯。”我一身轻松地走上前去。


“昨晚清华哥教你该教得不错吧?”


我顿时恍然大悟。后来才知道:那天教我数学到很晚的男生是本硕在清华大学电机系读了7年的高材生,平时话不多,课堂上也不太发言。但一遇到理科类考试,这样的人才顿时变成了香饽饽。

像我这种不会念书,工作经验匮乏,又没有什么了不起背景的新丁,一开始会非常困难。我也见过和我一样悲惨的几个同学,往往是之前学的、做的,和商学院的主流文化相差甚远。曾见过一位同学,刚入学时第一次跟我们打招呼是那样地热情、爽朗、自信,给大家印象都十分深刻。可后来,我眼看着她一天天面色消沉下去,愁眉不展,还哭过好几回哩!还听说另外一个同学因为实在受不了中欧的压力,老打电话回去,说“不想念了,干脆回家族企业算了。”没想到被老爸在电话里怒斥:“不许给我们家丢脸,就算死,也要给我死在中欧!”

那些神经紧绷,苟延残喘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每当想起饮水机前清华哥那句关切的问候,以及通宵达旦的陪读讲解,我至今都感念在心。后来的日子里,他也一直充当着我的“私人家教”,任劳任怨的。

有时,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有回,在连续做了五六个小时数学题后,我脑子发昏,居然在他的讲义上画下2+4△=7○的等式,他看了几乎要喷饭:“天呐!不就是2a+4b=7c吗?你到底有没有学过数学?”

但更多时候,他给我以由衷的鼓励:“你的个性只是现在被学业压抑住了,等到第一学期结束后一定会冒出来的!”那时的我极度缺乏自信,听到这样的鼓励,感动得差点没稀里哗啦的。但也许就真的只是给我信心罢,因为连我自己都不信自己有什么优势,只是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将来考完试就把人家给忘了,这个朋友我会一直认下去!

其实,在中欧这种地方,读书考试上的压力对大多数人而言,还真的只是小儿科。更大的挑战来自于如何在这么一个高度国际化多元化的精英群体中生存。若是我事先知道日后会遇到那么多如此折磨人的挑战,也许申请的时候就会望而却步。但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我100%还是会选择去念,只是会多了一份“拼死吃河豚”的悲壮。

(未完待续)


 

浏览 (80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图片新闻
脚注信息
Copyright (C)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宏高酒业有限公司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17345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08:30 — 20:00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400-777-5179  微信商城 搜索宏高酒业
联系地址:上海市宝山区逸仙路3945号  邮政编码:201900